现在就有多恨 现在有多爱以后有多恨

2020-06-12 00:46:13 类别:星座 来源:豆子网
凤七才恍然如从梦中清醒过来一般,随意点头道:“那就尽量靠近那些特点吧,一切有劳父亲安排的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赶紧完成配偶仪式,他好去找那女人问个明白,是不是给他下了巫术,要不然为什幺他老是对她念念不忘?

    像苏绣这样的臭女人,风-流-好-色,整天沾花惹草,不专情的灵女,他才不会喜欢呢。

    就算苏绣为了他,把所有的侍夫都遣散,他也不可能接受她,哼!

    “好吧,看来要好好跟天鹅族长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不等凤族长找他,天鹅族长倒是带着礼物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白羽回到族里后,抱着她母亲,怎幺也不肯撒手,打死也不肯再去凤七的树屋了。

    据白羽说这位凤七公子,好粗鲁,一点都不温柔,一进入树屋,话都没说上半句,就直接掀她的羽毛被,要跟她交【配】。

    更离谱的是,他看她的目光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她还怀疑凤七公子脑子有问题,一会自言自语,一会傻笑,一会又满脸怒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白羽哭求天鹅族长帮帮她,她真的不想嫁给凤七。

    就算凤七的配偶,以后会是整个半月岛最尊贵的女人,她也不乐意。

    凤族长听到那些描述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他最尊贵最看重的儿子,居然被看成了神经病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自家儿子也是不乐意,索性吩咐天鹅族长,此事绝不可外传。

    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,否则坏了凤七的名声,可别怪他不客气。

    天鹅族长哪里敢说哟,只求凤族长不要生气就阿弥陀佛了,真是送了许多东西道歉,又讲了许多好话,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凤族长考虑再三,决定就选择孔雀族的雌性儿,名叫蓝裳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所有雌性里面最大胆的,居然在所有兽人面前,直接就向凤七表白。

    而且凤族长对她的情况也比较了解,她的性格特点,有些接近凤七说的那些。

    凤族长让凤七做好準备,后半夜的时候蓝裳被送进了他的树屋。

    蓝裳自从成年后,就喜欢上了凤七。

    只是凤七眼光高,一直瞧不上她,她还是苦恋着凤七,等了一百多年,拒绝了无数男兽人的表白。

    没想到上天锤怜,居然让她美梦成真。

    她一进入树屋后,立即就脱去了外面的孔雀毛披风,只着了三点一式的羽衣,就扭开腰肢,风情万种的在凤七面前跳起舞来。

    看着凤七那健壮修长的身材,蓝裳就已经先动情了,立即从羽族秘境里,便散发出了渴求交【配】的香气。

    这香气飘的很远,让树屋四周的一些单身男兽人闻到了,都是浑身躁动,根本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这香气,自然也飘到了凤七的鼻间,他闻了闻,原也以为身上定然会燃起一团热火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是什幺鬼,为什幺小兄弟还是没有反应?

    凤七脸色僵硬的在想是什幺原因,明明刚刚和父亲聊天时,想到那个臭女人,他还有反应呀。

    说明他是正常的,为何现在闻到雌性的浓情气味儿,他居然会没反应,这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蓝裳见凤七并没有如同那些普通男兽人般,立即情动扑过来,心里对他真是越发的喜爱了。

    她蓝裳看上的男人,就是与众不同,看,定力多好呀。

    不过定力再好,等她亲自上阵的时候,就不相信他还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蓝裳的腰都要扭断了,嗓子都要唱哑了,凤七还是毫无反应的坐在床边,像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她真的好挫败噢,怎幺可能呢,她的魅力无穷,怎幺会无法让凤七情动呢?

    “夫君,天色已晚,不如我们赶紧交【配】吧,离天亮只有两三个小时了,我怕你太过持久,等天亮了,还没有结束,会让那些姐妹们嫉妒的。”

    蓝裳决定不唱歌【诱】惑了,也不跳舞【魅】惑了,直接上。

    她将衣服【脱】光光,扑到了凤七的怀里,开始在他身上到处摸索,自然是重点关照凤七的小兄弟。

    凤七还没怎幺样,她自己已经情动难耐,躁动不已了。

    再一小时后,蓝裳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手中还握着凤七的小兄弟。

    她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凤七的小兄弟,还跟之前一样绵软,根本就没有反应好吗?

    “夫君,这,你这是怎幺了?”蓝裳心头的热情,立即像被浇了一瓢冷雨,迅速消退,坐直身体,不敢相信的看着凤七。

    凤七满脸痛苦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天晓得!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?

    “蓝裳,其实你很漂亮,你很性【感】,我还真挺喜欢你的,我真的想要和你交【配】的,我刚刚还好好的,不知道为什幺,现在突然就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蓝裳猛然一下子推开了凤七,以前对他有多爱,现在就有多厌恶,多恨。

    她急忙将自己的羽衣披好,瞪圆眼睛看着他:“我说呢,这样的好事,天鹅族长怎幺甘心让贤,让我来替代白羽?

    原来,原来你根本就,就不中用?原来你只是绣花枕头,外面好看。你们凤族当真是欺负人,凤七,你,你太过份了!我恨你!”

    蓝裳披着羽衣,转身就飞奔朝树屋外面跑去,一跑到门口,立即变成一只漂亮的花孔雀,飞向了她自己的部落。

    凤族长虽然觉得已经按凤七说的办了,但隐约还是有点担心,所以也没有去睡,想等着明天早上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哪里料到,就看见这一幕。

    树屋里突然飞走一只孔雀,看那颜色,看那身形,不是蓝裳还有谁?

    凤族长一个脑袋两个大,赶紧沖进了树屋,只看见自家儿子,满脸怔忡,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坐姿,低头和自家小兄弟对视着,仿佛根本没看见他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七,你倒底搞什幺把戏?你是嫌你父亲太閑了吗?儿时调皮捣蛋就算了,这都成年两百多年了,怎幺还没有改掉这些脾气?你是想要气死我吗?”

    前面已经得罪一个天鹅族长了,不过幸亏人家那雌性儿也是胆小,算是扯平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得罪了孔雀族长,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嘛。